大规模欠薪、IPO失败,曾叫板三星的柔性屏独角兽撑不住了?

11月25日,以“发展:行稳致远”为主题的“2021中国网络媒体产业论坛”在广州举行。作为国内高新技术产业的代表,柔宇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刘自鸿在论坛上发表一番豪言壮语:

“人机交互、人工智能、万物互联是数字产业未来三个核心领域,柔性电子作为一种全新的人机交互方式,是一种颠覆性的技术创新,可以让人们更好地感知这个世界。”

彼时,距离柔宇科技冲击科创板IPO失败已经过去大半年的时间,业内人士对柔宇科技的发展一直十分关注——上市失败、亏损严重,柔宇科技还能创造奇迹吗?

在论坛上,刘自鸿充满自信的发言,一度给外界带来了希望。然而,从最近两天爆出的新动态来看,柔宇遭遇的困难,可能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柔宇科技的至暗时刻

12月9日,多家媒体爆出柔宇科技资金链紧张、大规模拖欠员工薪资的消息。

据中新经纬、财新等媒体报道,11月30日本是柔宇科技承诺为员工补发10月拖欠工资的日子,但当日并未依时发放。此外,9月份的薪资据悉也未足额发放。

针对欠薪传闻,柔宇最新回应称,对欠薪有补偿方案,包括现金和期权等。

“目前公司正常运营,员工情绪稳定,都在正常工作。”

虽有官方回应,外界对柔宇的经营状况,依然有很多疑问,各种报道、传闻也是满天飞。

这边厢,《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称,有内部人士表示,柔宇目前大环境是“挺难的”,“没有主动裁员已经很不容易,同时公司还有融资动作,运营正常”;另一边,《澎湃新闻》又爆料称,刘自鸿在11月30日召开全员大会向员工交底,预计12月会有资金进入,将在12月底或明年1月补发拖欠薪资。

但无论上面哪一种说法,都指向同一个问题:柔宇真的没有钱了。

事实上,自从年初冲刺科创板IPO失败之后,萦绕在柔宇科技头顶的乌云就没有消散过,资金危机也是潜伏已久。

而这一切危机,归根结底还是跟柔宇投入过高、业务增速缓慢、盈利困难有关。

首先,根据2020年最后一天递交的招股书,柔宇科技的经营状况并不理想,亏损十分严重。

数据显示,2017-2019年,柔宇科技营收分别为6472.67万、1.09亿和2.27亿,2020年上半年则为1.16亿。从营收增速来看,柔宇尚且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表。但要看净亏损,那可叫一个惨烈: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净亏损分别录得3.60亿、8.02亿、10.73亿和9.61亿,三年半亏掉超30亿,亏损增长之快令人咋舌。

其次,在营收增速放缓、亏损不断放大的同时,柔宇科技研发投入仍在持续增长,长此以往将带来愈发沉重的经营压力。

柔宇科技的主营业务是全柔性显示屏和全柔性传感器的研发生产,近年来还亲自下场生产销售柔性折叠屏手机和其他配备柔性显示屏的智能设备。

在产品质量上,柔宇对自己很有自信,刘自鸿等高管也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解释,为什么自家所使用的ULT-NSSP生产工艺比三星等同行所使用的LTPS技术更加先进:

“ULT-NSSP不仅能提升全柔性屏弯折可靠性,还可以大幅简化整机生产流程,降低投资成本,比LTPS生产工艺更先进,更可靠。”

相关数据显示,截止去年11月底,柔宇及其控股子公司在全球各地已经获得1102项专利,境内获得的授权专利数达到720项,确实积累了不错的科技成果。但先进的生产工艺,需要大量的研发资金做支撑。对于资本实力跟三星、LG、京东方等显示屏巨头不在一个维度的柔宇科技来说,这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数据显示,柔宇科技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研发投入分别为1.60亿、4.88亿、5.86亿和5.83亿,营收占比从247.87%一路狂飙至502.01%。

换句话说,柔宇每赚一块钱,就要花5块钱来搞研发,费用率之高让国内外一众同行都“望尘莫及”——横向对比,根据媒体统计,目前在A股上市的面板企业研发费用率平均为8%左右。其中京东方为6.1%,TCL、视源股份等不足5%。

研发支出持续上升、亏损一再放大,在IPO失败之后柔宇科技资金周转出现困难,完全不让人意外。但在价值研究所看来,最让柔宇感到无奈的应该是,为了改善生产工艺在研发上不断砸钱,结果花大价钱研发出来的产品还没人买账,整一个两头不讨好。

危机早已潜伏

根据官方数据,柔宇科技2018年全面投产的深圳工厂生产线柔性屏年产量可以达到5000万片。可问题是,在产能提升之后,柔宇的产品却遭遇滞销困境。

根据招股书上透露的数据,2019年柔宇科技的全柔性显示屏产量达31.4万,销量5.27万片,2020年上半年的产量和销量分布为4.86万片和2.21万片。

而且大家别忘了,在招股书曝光之后,外界还对柔宇科技的几单“大生意”颇感疑惑:诸如某企业既是柔宇的大客户,又通过关联公司向柔宇供应产品,某高校教师旗下的公司采购3千万产品,柔宇却对购买的具体产品闭口不谈等新闻,进一步揭示了柔宇的产销困境。

(图片来自柔宇科技官网)

价值研究所就认为,柔宇投入巨额研发资金的柔性显示屏滞销既跟三星、华为、苹果等竞争对手占据了大量市场份额有关,也和自身实力缺陷脱不开干系。

一方面,三星仍是柔性折叠屏市场的统治者,地位无可撼动。

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的数据显示,自2019年推出首款折叠屏手机Galaxy Fold,让自家的柔性屏技术正式落地以来,三星就牢牢把持着全球柔性显示屏市场的头把交椅,且市占率不断提高。

根据研究机构IHS的最新数据,到2022年,三星在全球柔性OLED显示屏市场的占有率预计为37%,比排名第二的京东方和第三的LG加起来都要高(两者市占率分别为22%和8%),柔宇科技则排名十名开外。

(图片来自前瞻产业研究院)

哪怕将目光放回国内,柔宇在和京东方、深天马等同行的竞争中,也占不到便宜。京东方目前是华为、vivo和OPPO的主要柔性屏供应商,而柔宇公开的手机厂商客户只有中兴一家。此前《中国企业家报》就曾爆料,华为之所以权衡之下弃用柔宇的产品,就是因为后者在产能、良品率上无法达到要求。

另一方面, 柔宇为自己创造需求、亲自下场造手机的做法,也没能解决产品滞销、产能应用率低的问题。

根据公开数据,2020年上半年柔宇C端收入占比达到77.98%,折叠屏手机FlexPai柔派、FlexPai2都是营收主力。从营收增长曲线来看,C端收入在2020年反超B端后一路爬坡,成为柔宇为数不多的亮点。

可问题是,这只是跟自己比的进步——按照招股书里披露的消费端营收和相应时期柔宇主力机型售价进行换算,其折叠屏手机在2020年上半年的总销量最多不超过1.47万台,不及华为Mate X系列折叠屏手机同期销量的三分之一,和三星更是没有比较的意义。

不客气地说,将柔宇这点销量扔进智能手机市场里,根本激不起一点水花。

(图片来自柔宇官方商城)

然而,在价值研究所看来,柔宇当前的困局,不是自家麻烦——这还刺穿了整个行业的泡沫。在行业规模不断膨胀、柔宇科技等相关企业估值飙升的同时,市场需求却没有迎来同等规模的增长。相反,整个柔性显示屏市场的需求,都颇有些萎靡不振。

柔宇的产品滞销不是什么新闻,但在柔宇产品滞销背后折射的柔性显示屏行业困局,更值得我们深思。

柔性显示屏的东风还能吹起来吗?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2018年以来OLED显示屏行业发展迅速,柔性屏幕产能、市场规模也随之增长,预计到2022年,柔性屏产能将占整个OLED市场的46%。

但研究机构CINNO Research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折叠屏手机出货量约为900万台,在整个智能手机市场里占比不足1%。而在这900万台折叠屏手机中,又有88%来自三星。来自市场调查机构DSCC的智能手机出货量报告则显示,今年第三季度,折叠屏手机出货量为260万台,华为和三星占比合计高达99%,销量最高的三星Galaxy Z Flip 3。

事实上,和柔性屏严重滞销的柔宇科技一样,三星也在小心处理产能和市场需求之间的错位。据韩媒报道,三星显示器公司今年的柔性屏计划产量约为2500万块,较去年的1700万块又有大幅增长。相对于前面提到的折叠屏手机出货量预期,三星的柔性屏很明显是产能过剩的。

不过三星的强大就在于,除了对外供应之外,自家生产的Galaxy Z Fold和Galaxy Z Flip两款柔性屏手机也能消耗大量产能——据相关报道,这两款手机本年度出货量预期都在千万以上。

(图片来自三星官网)

但三星的优势,别人没法学,也学不来。

从渗透率来看,虽然现在各大智能手机厂商都会为其旗舰机型采用柔性面板,可按照CINNO Research的统计,柔性显示屏的整体渗透率还不足1%,到2023年也才不过增长至4%左右。

柔宇自己也很清楚,在折叠屏手机渗透率低迷的情况下,C端业务很难起量,营收增长也相当有限。要想渡过难关,始终还是要往B端寻求增长空间。而在折叠屏手机之外,车载、航空、文娱、办公教育等消费场景,都是柔宇可以发力的方向。

比如深天马在智能穿戴设备、车载显示屏、高端医疗、航空航海和智慧家庭等领域的成功,就足以给柔宇好好上一课。

数据显示,深天马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39.62亿,同比增长5.64%。光是今年上半年,深天马AMOLED出货量就高达千万片,智能穿戴设备销售收入同比暴涨7倍。

(图片来自深天马财报)

柔性显示屏在智能可穿戴设备领域的应用前景,其实并不小。根据Canalys统计的数据,2021年第二季度全球可穿戴腕带设备出货量为4090万,同比增长5.6%。来自咨询公司Fusion Design的数据则显示,医疗保健领域将成为可穿戴设备市场最强大的增长引擎,预计到今年年底,全球出货量将达到9760万台。

随着小米、华为等品牌相继深耕高端市场,努力增加产品科技含量、提高单品售价,柔性显示屏在可穿戴设备上的应用范围也进一步扩大。

在深天马之外,另一柔性显示屏厂商维信诺也在今年拿下了华米Amazfit GTR3 Pro智能手表的独家供应合同。

在10月份的新品发布会上,华米提供了一组数据:其旗下的Amazfit、Zepp智能手表系列今年一季度出货量位列全球前四,销量超过165万台,同比增速超过68%。成功拿下华米这个大客户之后,外界一致预期维信诺柔性屏的市场份额将持续上升。

柔宇也有布局智能穿戴市场,但目前的发展略显平淡。不过,其号称全球最薄的0.01毫米彩色柔性显示屏,还有一个值得期待的应用场景:VR。

(图片来自Pexels)

无法弯曲的普通屏幕,对于需要追求真实感、增强沉浸体验的VR设备来说缺陷明显。而柔宇的超薄柔性显示屏体验感拉满,能很好地满足VR设备的需求。根据赛迪数据的报告,2023年我国VR行业规模将超过千亿,B2C大众消费领域占比超过50%,商业应用潜力巨大,对柔性屏的需求自然也有机会进一步增加。

当然,智能手机依然是柔性屏未来最主要的应用场景,在手机市场的份额,也决定了柔宇等厂商的成败。但对于当下的柔宇来说,可穿戴设备也好,VR也罢,都是为度过难关而必须深入探索的领域。

已经身陷囹圄的柔宇,只能想办法自救。

写在最后

12月9日凌晨,刘自鸿转发马斯克追忆昔日陷于破产边缘的文章且感慨“不要指望雪中送炭”的朋友圈,在社交媒体上疯传。

以理科状元身份进入清华,又在斯坦福大学修得博士学位的刘自鸿,创业历程并不像求学生涯那么顺遂。过去这些年,柔性显示屏一直是一个被资本热炒的风口,但柔宇科技这头明星独角兽的折戟,表明这个行当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混。

如今,危机尚未过去,谁也不知道柔宇科技的明天将会走向何方。刘自鸿当然希望,自己能带领柔宇扛过这次“生死考验”,就像创业初期那样:

“我觉得我的人生价值不是过最舒服的生活,而是当我看到这个技术非常重要,一定要亲手把它做出来。”

不奢望有人雪中送炭的刘自鸿,足够清醒。但愿他这份决心,能帮助柔宇扛过最艰难的时刻。

主营产品:废气吸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