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最早发现酒?你绝对猜不到

酒一经发现就被引入了人类文化活动的殿堂。随着先民们对这种自然状态下形成的特殊饮料的神奇作用的认识不断深化和发展,人们开始有意识地利用它,并试图用当时所能采用的原始技能会制作酒。几千年绵延不绝异彩纷呈的少数民族酒文化由此发端。

酒的发现,是原始人群的集体功绩。在采集渔猎经济时期,人们以直接采集自然界的天然产物和捕获自然界现成的动物为生活的主要来源。在采集野菜和野果、挖掘食用根块的艰辛劳作中,饥不择食的原始先民在裹腹欲望的驱使下,拾取了成熟后自然坠落在树洞里、石缝中已发酵的野生果实,从而发现了酒。在酸败苦辣的变质果实中,带有特殊芳香气味的酒果慢慢地被识别、被区分出来,而这种透出酒香的果实食用后对人的生理和心理上所产生的奇妙作用,又使得最早尝到甜头的先民们开始有意识地去寻找。在深山茂林中,酒文化闪现出第一抹淡色的曙光。

人们在采集的过程中,通过长期的观察与摸索,逐渐了解某些农作物的生长过程,掌握栽培技术,从而产生了原始农业;在狩猎的过程中,人们逐渐了解了某些动物的生长习性,开始始尝试着饲养一些动物,原始畜牧业开始出现。真正意义的酿酒必然随着原始农业的形成而产生。可以认为,酿酒业发端于母系氏族社会时期,到父系氏族社会阶段,原始酿酒业已具有相当的水平。这可以从少数民族地区大量出土的新石器时期的陶制容器得到印证。

可以认为:最早创造农耕文明的是女性,最早从事酒的酿造活动的人也是妇女。这个从经济、社会发展规律中演绎出的观点,可以从反映先民活动的大量史诗、神话、传说中找到充分的证据。

其一,各民族关于酒的诸多神话的传说中,发现酒的人有两种,一是妇女,一是猎人,其中,妇女发现的传说占绝大多数。怒族的酒是仙人赐的,其膜拜的仙人,是女性形象的钟乳石;景颇族的酒,是人类始祖宁贯杜的母亲乳汁所化。此外,彝族、傈僳族、普米族、佤族等许多民族都有通过乘饭变质而发现酒的传说。在这类传说中,发现乘饭变酒的人几乎全是妇女。

其二,在少数民族有关酿酒起源的创世史诗、传说中,最早从事这一工作的人都是妇女。"她拿米饭来造人,却变成了酒”的瑶族先祖密洛阳,是氏族女性首领的形象;佤族将酒的起源列人创世神话,佤族是向蜜蜂学会酿酒技术的,而第一位能酿酒的人是佤族社会的女首领牙董。流传于云南红河两岸的哈尼族史诗《哈尼阿培聪坡坡》,全面系统地咏唱了哈尼人的发展历程,史诗在叙述人类起源并学会用火之后,回忆先民们由围猎野兽到驯养家畜并走向农耕文明的漫长历程,而引导哈尼人摆脱蒙昧并走向农耕文明的人,就是一个名叫遮努的妇女。史诗非常形象地指出,妇女是创建农耕文明的首功之臣,而且还反映出哈尼人是有了“吃不尽的米粮”才“用五谷酿出美酒”的认识过程。这表明,在哈尼族社会中,酒的发现和利用始于母系社会形态,人类从采拾果酒到用谷物酿酒,是农耕文明发展到相当程度的产物,是酒文化史上的第一次飞跃。

其三,在现当代许多民族中,从事酿酒劳动的人是妇女。在景颇山寨,酿酒是妇女最基本的生活技能,景颇族女性从小就要学习酿制水酒、烧酒的方法,能否酿制出好酒,是评价一个女性生存能力、劳动技巧的重要标准。景颇族青年男女婚礼后的次日,新娘最要紧的事就是要酿制美酒,敬事公婆,要是做不出好酒,会被人终身笑话;普米族酒歌《酥理冯》中,多次重复“阿妈阿姐酿酒忙,阿公阿爹酒瘾浓”之词;傈僳族青年在寻找意中人时,要求未来的妻子心地善良,勤劳能干,使新的家庭“早上有煮饭的人,晚上有泡酒的人”;在佤族婚礼上,老人祝福新婚夫妇“愿你们生女煮酒;愿你们生男犁地”,这是尚未出生即已明确分工,女性酿酒的劳动必然性已经确定。

主营产品:废气吸收